x
初升高
在线报名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教研 > 教学教研 Teaching and Research > 教学教研

【教师节专辑】她立志成为“成都王建国”,她用礼物“诱导”学生选座位,她误打误撞成了老师……

发布时间:2020年09月07日点击数: 1633 次

文章分享到:

我的高光时刻

 

      无论我们走多远,从事什么样的职业,总有一些深深影响过我们生命的老师。在成都树德中学国际部,每位老师都是教育“追梦人”,他们用丰富的知识、开阔的视野、思辨的精神和真诚的关怀陪伴着学生成长。在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,我们特别开设“我的高光时刻”栏目,一起了解他们为什么选择国际教育,为什么选择树德国际部,一起倾听他们的教育梦想。

 

      本栏目首篇文章来自树德国际部(光华校区)双语经济教师吴诗然。她的教师生涯,源于一次误打误撞的简历投递。

 

高光人物

 

吴诗然

树德中学国际部(光华校区)双语经济教师

 

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学士

英国杜伦大学金融学硕士
AP经济学执教资质认证

曾执教伦敦公立中学A-Level/GCSE经济学

所教授学生获牛津、剑桥、帝国理工等世界名校录取

 

 

  • 从成都银行工作人员到伦敦经济学教师

 

      从西南财经大学金融本科毕业后,顺利进入银行工作。谁曾想,我发自内心最热爱的一项工作任务,居然是给新入行的员工担任培训“小教员”。彼时,一颗“教育梦想”的种子已悄然埋下,静待发芽。

 

      婚后因为先生工作的关系,我们搬到了英国,我也因此实现了第一个梦想——来到杜伦大学成为“哈利波特的校友”。

 

      在杜伦念书的日子快得像灰姑娘的舞会,毕业找工作也宛如童话一般幸运和美好 ——无意间看到伦敦一所叫Brampton Manor Academy的学校在招聘经济学教师,我误以为这是所职业培训学校,于是鼓起勇气“寻梦”。没想到,这是所重点公立中学。幸运的是,笔试和面试之后,我收到了工作邀请,从此正式踏上了教育的征程。

 

      我加入的是英国的Graduate Teacher Program(研究生教师计划),这个项目推崇的模式是“边教边学”——没有岗前培训,但会配备一位导师,每周有teaching pedagogy(教学方法)的专项培训。

 

      我的导师是英国一位颇有名气的经济老师,也是OCR(牛津、剑桥和RSA考试局)的主考官和学校的副校长。能跟从这么一位“位高权重”的“师父”,我感觉自己是被幸运女神亲吻过的人,又或是提前透支了当年的好运。

事实证明,是后者……

 

      我入职是在圣诞节后,入职后不久就进入了复习冲刺,这意味着我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吃透考纲、知识点和考试题型,并研发出复习讲义。

 

      那是一段人生中的“至暗时刻”,我被迫与时间赛跑:备课至凌晨2点是家常便饭,周末除了补觉就是备课,连复活节也没放过自己。最后还拿出了国内学习时的“高三精神”,终于赶在了复习进度的前面。

 

      然而生活就像打怪兽,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。我又遭遇到了“教学风格”上的滑铁卢。我的导师个人风格十分突出,他是剑桥短跑记录的保持者,上课会纵身一跃,跳上学生的课桌,边讲课边游走在课桌之间,在书本上给学生留下“爱的脚印”,深受学生喜爱。以他为标杆,令我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。

 

      导师很细心地察觉到了我的焦虑和挫败,并耐心地安慰我:“作为教师,成长并非一蹴而就,也从不停歇,没有人会是完美的。”我这才意识到,知识内容和考试技巧是可以突击的,而作为一名教师的风格和底蕴是需要沉淀的。

 

 

  • 今天开始,我要做个有宽度有深度的老师

 

      教育的“芯片”是教师的头脑,无法复制粘贴,更无法一键升级,需要每一位教师在生活和教学中耐心“环游”。只有宽度够宽,才能深度更深。

 

      经历了第一个学期强压下备课的“快”,收获了2位学生被剑桥录取,90%以上学生获得A+或A的“喜”。我终于也能在第二个学年“慢”下来,去摩洛哥寻找《北非谍影》中藏在Sam钢琴上的letter of transit(越境通行证),去那不勒斯瞻仰《蒙面的基督》,去黑山共和国享受阳光海湾和高山湖泊。

 

在黑山共和国科托尔

 

      慢下来的时光里,我有了更多精力去修炼自己的教育情怀,并逐渐确立了“关怀学生”的教育理念。

 

      学生走进教室,就走进了老师布置的物理空间;走进课堂,就走进了老师构建的知识空间;走近老师,就走进了老师营造的情感空间。

 

      今年开学第一天,为了迎接树德中学国际部(光华校区)选修AP微观经济学的孩子们,我提前打扫布置了教室,并设计了“自选座位”环节——坐第一排可获得一瓶养乐多,第二排有虎符饼干,第三排有棒棒糖,第四排没有奖品。旨在将经济学中的“决策思维”融入到生活日常,希望他们能对学科一见钟情。

 

提前为同学们布置的座位和准备的奖品

 

 

  • 我是“成都王建国”,我要从“i”出发

 

      特殊的教学起步让我在职业初期养成了一种习惯——我会把班上比较活跃的孩子当成教学晴雨表,他们点头,我就安心,他们皱眉,我就紧张。但随着教学自信的建立和教学经验的增长,我开始从细处着手,关注更多的学生群体和“差异化教学”。比如会在备课时确定课堂提问的难度级别和提问对象。

 

      今年暑期的教学培训,华樱教育首席专家陈泽芳提到“差异化教学最重要的就是要主动缩小学生的差异”,这一理念让我醍醐灌顶——教育应当从“i”出发!

 

      在“i+1”语言习得理论中,“i”代表学习者目前的语言知识水平,“1”代表学习者目前语言知识状态与下一阶段的差距。其实所有学科都可以借鉴“i+1”模型,找准学生的最大公约i,并设计好本堂课的“1”。例如在讲“寡头模型”时,如果先从移动、联通、电信联合开始收取宽带安装费的生活常识引入,那么之后的“价格战”、“博弈论”和“卡特尔”就非常好理解了。

 

网站对话
live chat
网页聊天
live chat